克里斯托弗·鲍尔丁:中美两国如何驱动全球创新?

517888.cc九五至尊

2018-10-20

  12月16日,“2017新华网思客年会”在海南召开。

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在“创新引领与人工智能”的分论坛中发表主旨演讲。   克里斯托弗鲍尔丁认为,中美需要促进跨文化、跨边界的合作,在合作中培育开放的氛围,从而驱动全球创新。   本届思客年会由新华网主办,新华网思客和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,三亚市人民政府、恒大集团为支持合作单位。

克里斯托弗鲍尔丁:中美需要促进跨文化、跨边界的合作。 新华网发(陈文武摄)以下为演讲精彩内容:谢谢新华网的邀请,我今天主要谈谈中美的创新。 创新模式是全球性的  首先,从商业的角度来看,竞争有利于创新,有利于消费者。

十年前我到中国,那时,每个中国人都用现金,企业不接受银行卡或者信用卡。

现在,我们看到,企业甚至不收现金,只接受移动付款,这就是中国的变化。

中国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?因为企业提供了这样的服务。

阿里巴巴进入这个空白地带,帮助消费者使用手机付款,这就是竞争,在服务方面促进了创新。   美国硅谷的公司起起伏伏,变化非常快。 创新在迅速扩展,创新不会在一个地方。 今天一家公司有了新发明,明天就会被别家公司采用。

有些中国人移民到美国,成为当地公司的CEO,然而他们又回到中国,就把技术带回来了。

所以现在,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国家有什么技术优势,技术发展非常快。   我刚来中国时,发现中外网站的用户界面是不同的。

中国的界面有很多链接,在上面找东西非常麻烦,所以腾讯开发了语音系统进行沟通,这是根据中文的特点而开发的服务,从而使得中文的处理方式取得领先地位。

另外,创新是全球的。

谷歌在北京开设了人工智能中心,发展人工智能需要全球人才的协作。 阿里巴巴和中国其他技术公司在大学、在实验室,在美国、在全世界开展相应研究,开展这种协作不需要人到中国来,这是一个全球的网络。

如果你是一个机器学习专家,或是一个算法专家,你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开展合作,无论是在硅谷、在深圳,还是在伦敦。

  公司需要在全球范围内争夺人才、争夺资本、争夺新技术。

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?我们考虑中美的合作与竞争,各方交易是由差异来推动的。 因为市场上买方与卖方想法不一样,这样才有交易的发生。 中国生产的产品所具有的独特性,使全世界受益。

我们把这种独特性、差异性看作推动进步的力量,让我们找到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案。

  当然,中国和美国解决问题的方式有所不同。

共享单车在中国发展得非常好,我经常使用共享单车。 但在洛杉矶,就必须开车,你没办法骑车上班。

所以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一样的,各个国家都有其特色,但我们可以看到合作的空间和竞争的空间。   美国的信用报告由数据支撑,因为它要证明一个用户的信用度。

比如说一个人的信用额度是1万美元,现在剩下2000美元,但我们并不知道他的资金是用于什么地方。

但是在中国,如果有人要借款,可以调查这个人的微信账户,了解到他赚多少钱,去什么餐馆花了多少钱。

从微信可以了解到一个人的很多信息,比机构提供的信息都多。

所以在提供借款时就有非常好的分析,非常精准的信贷服务。

中国在这方面得到的信息比美国更加全面。 所以我们要创新,首先要解决问题,我们要相互欣赏彼此的差别。

“2017新华网三亚思客年会”上,观众在留影拍照。

新华网发(陈文武摄)既竞争又合作,方能实现双赢  在硅谷,我们通过新方式来看待老问题,要进行创新,一方面需要技术,这是基本前提。

如果不能做电脑编程,就没有办法在电脑上创新。 但是获得更高的能力,并不能使你成为一个创新者。 我们要做的就是中美合作,尤其要在创新方面合作。

  那么,我们应该如何沟通信息、互相交流来促进创新?我有几点建议:企业必须开放市场,促进沟通。

中国的公司要去美国设立实验室,招收当地的高材生,就像美国的公司来中国设立实验室,招收中国的高材生一样。

通过这种方式奠定创新的基础,这在全世界通用。 中国经济繁荣,对美国有好处,对所有人都有好处,对此我们毫无疑问。   怎么能实现双赢?我们既竞争又合作。

在硅谷,人们因为热情而聚集在一起开始项目协作,我们应该培育协作的文化。

在深圳,我看到了创新文化的诞生,人们相互帮助,你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文化正在壮大,感到创新的氛围。   在人工智能方面,中美都是领先国家。 竞争常被认为是不好的东西,但事实上,竞争是有利的。 研究表明,短跑和马拉松运动员创纪录的时候,是因为他们旁边有很好的竞争者,使他们充分发挥潜力。

如果没有这些竞争力,他们就不会突破自己的潜力和极限。

所以我们需要促进跨文化、跨边界的合作,使得两国都受益。 在商业、贸易、市场中都需要动态的、活跃的开放性,不断地让新思想进来。 硅谷从移民和开放的社会中获益,我们也应该在中美合作中培育这样一种开放的氛围,促进技术合作,促进中美之间的合作。

在深圳,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,看到“中国硅谷”的崛起,看到企业家精神在迸发。 我想中美必将从中获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