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业主失窃物业赔偿”是个好判例

517888.cc九五至尊

2018-10-06

原标题:“业主失窃物业赔偿”是个好判例锁好门窗出门,回家却发现防盗网被剪烂,大量物品失窃。 广州白云区一业主因此将小区物业诉至法院。 近日,白云区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物管公司对房屋失窃事件的发生存在较大过失而担全责,赔偿业主3万元。 由于物管并非实际侵权人,故其可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向实施该犯罪行为的犯罪分子追偿。 (7月21日《信息时报》)依据《物业管理条例》,物业服务企业未能履行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,导致业主人身、财产安全受到损害的,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 在本案中,失窃房屋厨房窗户外的露天平台与消防通道的窗户连通,人员可从消防通道一侧出入露天平台,显著增加了平台两侧房屋的失窃风险和室内安保难度,而且,案发现场的摄像头并无视频信号,增加了盗窃案件的侦破障碍,物业公司就此存在较大过失,因此法院判处其赔偿业主3万元。

虽然《物业管理条例》早在2003年即颁布施行,且至今已修订过三次,但揆诸现实,业主与物业公司的纠纷甚至矛盾并未减少。

究其原因,物业原本应该是服务型的市场化企业,但由于物业管理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区域内,同时其业务又全面嵌入到社区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,因其阶段性的垄断地位而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话语权优势,应该履行的法律义务往往被主动回避,而且在社区服务管理上还不断自我赋权,由此导致物业与业主的纠纷加剧。 在此仅举一例,地处广州荔湾区的某小区,由于众业主不满意前期物管的服务质量,经业主大会双过半同意进行选聘物业公司,新的物业选聘出来了,而旧的物业公司却迟迟不愿意撤出小区。 为了请走旧物业,业主一共打了18场官司,才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将旧物业请出小区。

更换物业公司本来是有法可依的,但落实到具体的物业与业主,却成了难上加难的事。

由此可见,在现实纠纷中,业主的话语权往往是微弱的。 在此情势下,就不免有业主通过司法诉讼去维护自身权益。 事实上,这既是一种理性行为,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选择。 所以,发生在广州的业主失窃物业赔偿案件是一个好判例,其向人们明示了一种有效的维权渠道,也向物管阐释了责任边界和责任规范,这有助于理清物业与业主之间法定的权责利关系。 (责编:孟二波、张鑫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