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西泠绍兴春拍推出明清名人尺牍专题(下)

517888.cc九五至尊

2018-10-14

印社(绍兴)二〇一八年春季拍卖会将于5月在绍兴世茂皇冠假日酒店三楼举槌,拍卖前期进行预展,同时在现场进行藏品公开征集,欢迎四海藏家前往参加。 此次西泠拍卖特别组织并策划的听雨楼藏明清名人尺牍专题,其中不乏当时文坛领袖、名宿硕儒、学界宗匠之诗文翰墨,如洪亮吉、莫友芝、翁方纲、屠倬、徐同柏、姜宸英、马曰璐、郭麐、冯敏昌等,敬请关注。

幸有桑麻田,移住南山边。 在文人心中,书品和人品,性情和学问,都是一体的。

幸福寻常,而文人的幸福,总有些非同寻常。 马曰璐:我们的行业协会,用人文情怀吸引了大批文人,使他们幸福。 马曰璐、马曰琯,清代前期扬州徽商的代表人物,人称“扬州二马”。 《扬州画舫录》云:“扬州诗文之会,以马氏小玲珑山馆为最盛。

”在《汉首山宫铜雁足灯歌为嶰谷半查赋》中,展示了马氏小玲珑山馆的一次重要雅集。 这次机会的焦点是一件古器,汉代宫灯,灯座刻有雁足形状。

我们可以看到参与的人数、人员的身份、地位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可谓多元。 雅集十七人,除了马曰璐、马曰琯两兄弟外,还有郑江、程梦星、厉鹗、张世进、赵昱、丁敬、方士庶、杭世骏、陈章、闵华、全祖望、赵信、张四科、赵一清、戴文灯,其中有家财万贯的盐商,有穷困潦倒的下层布衣,有诗词坛领袖,有学术界名流。 2018西泠(绍兴)春拍  听雨楼藏明清名人尺牍册马曰璐手迹要知道康乾时期,扬州最有名气的文学活动“红桥修禊”,如此大的文学盛会,身在扬州的盐商却是鲜有资格参加的。

相比之下,二马与这些友人的交游是自由自在的,他们不受任何个人、诗派甚至朝廷的干预。 且不说无数次的出外旅游,近则金、焦二山,远则西湖、洞庭,车船费用,单是一次普通的园林聚会花销就不在少数。

小玲珑山馆的诗文之会在吟诗之外,还有听曲、品茶、饮酒等活动。

从排练到演出,加之演员的报酬开支,其费用是巨大的,而这对二马来说,只要高兴,只要朋友来。 屠倬:幸福就是,旧时歌舞地,一半卧牛羊。

如果放到当下,屠倬一定是媒体的宠儿,可以登上各种封面和荧屏的。

他是官员,有经济头脑,又有艺术家气质。 甚至可以想象伊秉绶·屠倬两个人的《坐月夜话》栏目有多么受追捧。

嘉庆十一年(1806)冬,青年屠倬出游金陵,由金陵再至扬州,受到了太守伊秉绶热情接待。 就艺术而言,两人有太多的共同话题。 但是,他们谈得最多的,却是当时扬州的水灾灾情。 “但求力挽狂澜倒,不愧官如赤子穷。

”这是伊秉绶当时的心情写照,也是伊秉绶传给屠倬这位年青人的道德修为。

2018西泠(绍兴)春拍  听雨楼藏明清名人尺牍册屠倬手迹屠倬从勤奋刻苦,好学能诗,诗格伉爽洒脱,与郭麘、查揆齐名。

嘉庆六年阮元在西湖北岸建立“诂经精舍”,开展各类学术文化活动,屠倬正是于此时作为“荐举孝廉方正及古学识拔之士”成为阮元门下。 屠倬的篆刻启蒙于奚冈,受益于陈鸿寿。

他还在杭州创立了“潜园吟社”前后绵延十几年,入社成员至少四五十人,可以说这是个多面风采的人物。

最值得称道的是,他在出任仪征县知县期间,看准了机遇发展地方经济。

当地没有桑树,他大手笔从吴兴购得万株。

为了劝民种植,才华横溢的他作《种桑诗》,老百姓都是吟诵他的诗开展经济建设。

之后屠倬又定关税,设官渡,审理大案公正清明,政绩显著。

但凡邑中有病苦寒冬,屠倬都带头救济,各界也纷纷响应,遂成一时佳话。 屠倬仁政惠民,卸任赴京时整个仪征街巷,都有老百姓设香灯送行。 洪亮吉:幸福,借赵瓯北的话说“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便工。 ”洪亮吉的学术研究领域跨度很大,他先后纂写了九部地方志、一部全国总志和一部书院志,对舆地的擅长,早在年轻时就得到很多人的赏识,可惜连续几次科考都没有中,前后到了安徽、陕西当官,一直到1790年,44岁中了进士,六十岁洪亮吉得到嘉庆帝召见,特殊的行事风格,使他成了朝政中特殊的地域风景。

2018西泠(绍兴)春拍  听雨楼藏明清名人尺牍册洪亮吉手迹《世载堂杂忆》中记载了《和珅当国时之戆翰林》的掌故:“乾隆朝和珅用事,常州诸老辈在京者,相戒不与和珅往来。 北京呼常州人为戆物,孙渊如(即孙星衍)、洪稚存(及洪亮吉)其领袖也。

”甚至和珅托成亲王来求字,洪亮吉只是“奉命刻画”用很小的字落了款,愣是留下空白的内容,卯足了劲不给面子。 或许这还是小戆,真正的“戆”在于洪亮吉对朝中弊政持续全面的抨击,甚至将矛头指直指皇权的最高统治者。 嘉庆三年翰詹大考,他在钦试试卷里至数千言,情词剀切。

52岁上书评政,告老还乡。

53岁复出又上书直言,终于激怒朝廷,“奉旨:落职,交军机大臣会同刑部严审,定擬具奏”,“经王大臣等擬以大不敬律斩立决。

奉旨免死,发往伊犁,交将军保宁严行管束”。

人皆以直抒胸臆为幸福,哪怕涉足绝域,踏雪荒野。 洪亮吉由咸安官学总裁沦为戍囚,踏上遣戍伊犁的路途,从哈密到巴里坤,一把年纪翻越天山。 可幸的是,戍边百日,促使洪亮吉诗歌风格的发生巨大变化“迨荷戈万里,奇气喷薄而出,益如天马行空,不可羁靮”,留下了这般文字:君不见奇钟塞外天奚取,风力吹人猛飞举。 一峰缺处补一云,人欲出山云不许。

姜宸英:难忘垂老登榜那一时幸福。 姜宸英是明末清初的典型文人,新旧两种文风的因革嬗变在他的身上形成了鲜明的折射。

宸英和许多文人一样,渴望在新朝实现自身“以天下生民之事为己忧”的政治抱负,然而实在是没有考试缘。 康熙十七年(1678年),在平定三藩之后,清廷为稳定人心,网罗人才,特开博学宏词科。 这个考试有别于乡试和会试,相当于面向社会优秀人才的特别选拔。

规定凡学行兼优,文词卓越者,由京官三品以上,各省督抚布按官员推荐,无论是否中过举,都可以参加。 2018西泠(绍兴)春拍  听雨楼藏明清名人尺牍册姜宸英手迹这是个很好的机会。

当时主持明史修编的内阁大学士、刑部尚书徐乾学和翰林学士叶方霭的推荐下,姜宸英参加博学鸿词科。

康熙也大加赞赏,说姜宸英与另两位修史的人员朱彝尊、严绳孙是海内三布衣,开创有清以来“布衣修史”的先河。 颇为尴尬的是,在这次特科中,“江南三布衣”中唯独姜宸英未能名列翰林,其失望之情自是溢于言表。

在叶方霭的极力推举下,姜宸英才正式列为修编明史的人员,领取相当于七品官员的俸禄。

朱彝尊曾经劝姜宸英不要再考,姜宸英怒而不答,朱彝尊就与他打趣,“如果上榜的进士要吃一盘蒸猪肉,你还考不考?”姜宸英平时是绝不吃猪肉的,他觉得猪肉很恶心,但想都没想就回答到:吃啊,猪肉又不是马肝(当时人们以为马肝有毒不可食用),汲汲于功名,冀望实现一己抱负的心情,表露无疑。 康熙三十六年(1697),姜宸英再次参加科举,由于之前多次在试卷上违反格式而被黜名,甚至连主考官都担心他如若“今年不第,将绝望而归”。

终于,70岁始成进士,以殿试第三名授翰林院编修。 郭麐:于世无当似玉危,但能醉酒与颠诗。

郭麐[lín]的性情,通爽豪俊,好饮酒,酒酣嬉骂,时露兀傲不平之气。

又喜好交游,在家与一批跟他有着相似命运的寒士过从往来,出游时则结交众多贤士大夫,是嘉道文坛一个独具面目、极具感召力的文人。 2018西泠(绍兴)春拍  听雨楼藏明清名人尺牍册郭麐手迹。